义乌男子离婚后不履行赡养义务,儿女哭诉:他买得起300万家具……

编辑:admin 日期:2021-10-05 10:36:22 / 人气:

胡春芳是义乌市大陈镇施宅人,有一儿一女。2016年她和老公施俊蒸离婚了,当时双方对于儿女学业的费用及家里的房子都有明确的划分,但是前夫施俊蒸却一直没有履行。为此,胡春芳找到了我们栏目的老娘舅龚景永,希望帮忙调解一下。
上午9点,老娘舅在施宅一区见到了胡春芳,她说,当时她和前夫施俊蒸是协议离婚的,对施宅一区的这栋房子也进行了划分。


胡春芳
这里有三间房子,一户一宅。4层,加地下室一层,总共是5层。离婚的时候协议一楼和地下室归儿子的,二楼归他(施俊蒸)使用,三楼归我使用,4楼归女儿使用,产权归儿子的。(就是其他人只有使用权,最后房子的所有权还是归儿子的)对。

胡春芳给我们看了离婚协议书,确实如她所说,但是这张2016年8月26日的离婚协议书中,还对两个子女的上学费用也进行了安排。虽然当时两个孩子都已成年,但还在上学,所以儿子小杰的费用由父亲施俊蒸承担,女儿小蕾的费用由母亲胡春芳承担。但是胡春芳说,这些年儿子女儿的上学花费都是她一个人出的,前夫施俊蒸一直都没给过钱,甚至连家里都不让她住,她只能在外面租房子。
胡春芳
这房子现在他占用着,我的意思就是儿子和女儿的份额都拿来,这两个人这些年的生活费我也不算了,这房子我拿回来可以租掉,补贴生活费。
胡春芳说,为了这事情,她向法院起诉了,4月22日,苏溪法庭进行了庭审,但是前夫施俊蒸并没有来参加。


最后法院判决离婚协议书中对房子的处分内容合法有效,并要求施俊蒸在15日内腾空一楼和地下室,但是施俊蒸一直没有腾空,她希望法院来强制执行之前施俊蒸能自觉腾空。听了胡春芳的说法后,老娘舅心中有个疑问。
老娘舅 龚景永
你一儿一女,新房子又造起来了,这么好的条件,这么好的日子不过,为什么要离婚?
胡春芳
他外面有女人。
胡春芳说,前夫2009年在新疆做生意的时候有个相好,还带来义乌了,这就是他们一直争吵离婚的原因,最后给了那个女的一笔钱,双方关系才结束。事情是不是如胡春芳所说,为了解情况,老娘舅找到了施俊蒸、

施俊蒸说,庭审自己确实没有参加,但是这房子是自己亲手造的,自己有权利使用一楼和地下室,并且他的老母亲还要住在一楼,法院的判决他是不会履行的。

老娘舅让施俊蒸和胡春芳坐下来谈谈,毕竟事情是因他们而起,他们的矛盾不化解,事情也不好解决。
老娘舅 龚景永
你前妻说离婚是因为你的过错,你有一个新疆女人相好。然后和她闹离婚,把钱都转到那边去了,有没有这样的事情。
施俊蒸
没有,我傻了,我钱怎么会转给人家呢?龚老师,任何一个事情,一个巴掌拍不响的。2015年的时候,在苏溪,我还被他们打成轻伤了,在一个卡拉OK厅,和她的几个同学,其中有一个可能是她的奸夫。
施俊蒸还反将一军,说得胡春芳哭笑不得。胡春芳解释说,当时双方正闹离婚,她是在朋友的饭店打工的,是施俊蒸来找事情的。
胡春芳
他到饭店里来,我们几个人都坐在饭店里,他就来拿我的手机,我去拿回来,和他争吵起来了。隔壁都是来劝的,他还和来劝的吵起来,他一个巴掌就扇到人家脸上,他就是这么冲动的。
双方各有说法,现在也没有办法去证实了,老娘舅觉得之前的事情都过去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关于儿子小杰学费的事情,应该尽快弄清楚。

小杰
我大一的时候他给过我学费,生活费是我每个月向他讨要才给的。大三大四的学费、生活费就再也没给过了,现在在上研究生二年级。


对于儿子小杰说的费用,老娘舅也询问了施俊蒸,但是施俊蒸总是回避问题。
施俊蒸
小孩子来要一次钱打一次,来一次打一次(小孩子来一次打一次你也说得太夸张了)小孩把我的微信都拉黑了。
小杰
真的寒心了才把他的微信拉黑了。法院这么多次都没有执行下来。爸爸,我多少年的生活费学费没给了?你这么多钱的家具买得起,我学费的钱你都出不起?你说你这个钟60万买来的。
儿子小杰提到60万元的钟,就是这个钟,老娘舅询问施俊蒸情况,他也不回答。见父亲不说话,女儿小蕾给老娘舅解释了一下。
女儿 小蕾
一楼是我爸爸和妈妈没有离婚的时候装修的。我爸爸说这个钟买来是60万元。还有这套家具,买来花了300万元。哥哥向他要学费,他还说没钱。

老娘舅龚景永询问施俊蒸家具的情况,但是施俊蒸总是重复儿子把他微信拉黑的事情,就是不正面回答。见父亲如此,儿子小杰认为拿钱是很困难了,但是房子他要拿回来使用。
小杰
这些年我妈一个人带我和我妹很不容易,在外面也借了很多钱。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去帮我妈妈。因为这个房子一楼和地下室是可以出租的,法院也判过,我觉得如果能出租的话是最好的。这里出租的收入可以帮我妈偿还一部分债务。

小杰的想法老娘舅觉得是可行的,但是施俊蒸听了之后不同意,他坚持认为自己有权利使用房子。
施俊蒸
爷爷奶奶的老房子拆掉以后,才有这个资格来盖这个房子(要老房子抵在这里)对,这样才有指标盖房子(旧村改造的政策我也是知道的,你们4个人,就算没有旧房子抵,也可以按人口,批下来126个平方)不是,龚老师,如果老房子不拆掉,平方不拆够是不可以的(你父母有旧房子,留足他们自己的平方,比如说你父母54个平方或者36个平方,留足以后,剩下来的平方你们兄弟几个平分,是这样审批的。但是如果你父母没有平方,你们自己也没有平方,你们4个人属于无房户,也可以审批126个平方。
老娘舅的解释施俊蒸听不进去,他以老母亲要住一楼为由不愿意腾空,胡春芳提出,可以让他母亲住到二楼,施俊蒸又说楼梯没弄好,不方便。老娘舅也找到了施俊蒸的母亲,她不愿意多说,只是希望双方为了孩子别再争吵了,但是施俊蒸听不进去。

这时候,现场又来了一些施俊蒸的亲戚,听这些亲戚说,施俊蒸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家底了。既然现在施俊蒸拿不出钱,老娘舅觉得那就按法院判决,把一楼和地下室腾空出租也好,但是施俊蒸表示不服。
施俊蒸
我妈妈快80岁的人了,还说让她住到二楼去。施俊蒸嘴上说着不服判决,但是却也没有去上诉。对于这事情,律师也发表了她的看法
律师 龚宇
之前父母签的离婚协议书中对房子处置的内容是有效的,并且确认这个房子的第一层和地下室归儿子使用,要求父亲腾空第一层和地下室。开庭当日根据判决书,儿子女儿都是参加了庭审。但是父亲没有参加庭审,也没有像法院提交相关的答辩意见, 这其实是施俊蒸放弃了自己的权利。那么法官只能根据双方之前提供的材料,做出一个公正、公平并且合乎情理的一个判决。如果施俊蒸不服,法律上是有一个15天的上诉期,他可以在这15天内向上一级法院提起上诉,这是对他权利的保护。现在这个判决已经生效,实际上施俊蒸已经放弃了上诉的权利。儿子这边上大学和读研究生的费用可以根据发票,要求父亲这边支付。
律师的说法,老娘舅希望施俊蒸能听进去,又对他劝了劝。
老娘舅 龚景永 施俊蒸
你毕竟是孩子的父亲,所以不想让法院来强制执行,如果强制执行,那就撕破脸了,那样亲情就彻底断了。现在一楼这样子你也是浪费,你一个人坐在这里,豪华家具摆在这里没有意思的(龚老师,我问你,法院这个判决是不是判错了)我和你说,即使法院判错了,你自己也放弃了诉讼的权利了,你在15天内可以提出上诉,到金华中院。你一定要强词夺理的,我也不和你多说了,但是我希望你们还是以亲情为重。
现场,施俊蒸的亲戚也对他进行了解释劝说后施俊蒸还是听不进去。老娘舅觉得只能走到最后一步 ,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了。

老娘舅 龚景永
现在让你父亲腾空他是不会同意的,既然法院已经判决了,在15天之内他有权利去上诉,他也没有上诉,他自己放弃权利了。现在你们真的一定要一楼和地下室归你们所以,用来收租金,你们应该申请法院来执行,因为法院已经判过了,判决书也下来了,我们也无法改变法院的判决程序,只能这样。

现在致电 0431-5665533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Top 回顶部